服务热线:400-0559-626

欢迎你来到太平湖!注册登陆

游太平湖,圆梦今生!!

2013/10/12   浏览:1608

    我因自幼酷爱文学,故一直关注文学刊物。在我的心目中,《安徽文学》是我省文坛的权威期刊,向来是一方枝繁叶茂、百花齐放的神圣园地。为了汲取文学营养,我购买、阅读、研究过《安徽文学》的前身《安徽文艺》中的不少篇文章,且写出读后感。动力是为了更好的信笔涂鸦,梦想将来能成为一名文人抑或作家。后来成为国家公务员,依然我行我素,恪守着“闲来聊做文人梦,纵馁不生酷吏心”的信条。

   文人梦是美丽的。美丽的梦想使我在文学的原野上纵情驰骋。想象的空间,追梦的情怀如野草般疯长到2006年夏季,我以宿州市作协副主席的身份参加了“宿州市首届文学颁奖大会”。会上,我第一次真正听到《安徽文学》和《清明》的心跳,这就是聆听、目睹了倪和平、潘小平应邀到会的音容笑貌。这两位著名女作家作为《清明》和《安徽文学》的副主编,在会上分别作了小说和散文创作漫谈。听了她们的演讲我如醍醐灌顶、受益匪浅,一种敬佩之感油然而生。于是,我和著名作家、省作协副主席、宿州市作协主席高正文先生一起陪同她们用餐、闲聊、合影。这种和她们零距离的接触,使我有了一种走近《安徽文学》的感觉。我的文学梦因此锦上添花,闪耀亮丽。

   作家梦是遥远的。在布满荆棘而又艰难崎岖的文学山路上,抵达险峰谈何容易?在攀登的路上,我路经《安徽文学》之园,祈望小憩,但并未“走进”,依然在其大门之外踯躅徘徊。因此“走进”《安徽文学》依旧只是一种渴望、一种遐思、一种梦想。因此时常“梦游南行路,恍若在高原。飞过东西河,来到一座山……言说旧书院,前有泮池轩。”梦中的旧书院、泮池轩,显然就是学习的场所、文学的圣地。梦是幻想的成像。好梦能够成真吗?

   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在澎湃的潮声里,我应《安徽文学》主编倪和平老师的邀请,于2012年4月6日来到黄山脚下风景旖旎的太平湖畔,参加了“首届《安徽文学》文学创作研讨班”的学习。我们住在别墅式的民居里,下楼过马路就可以到湖边散步,足不出户就可以在楼上临窗眺望湖光山色。波光潋滟的辽阔湖水,欲出还羞的云中青山,劈波斩浪的冲锋之舟,缓缓来往的各种船只,尽在盘旋的苍鹰之翅下变幻、位移。近处,“缘”石在岸边的草坪上背湖而立,桃花在蚕豆的浅绿中吐艳,马尾松在山岗上吐翠。别墅的南侧,群山连绵,翠绿如黛,山涧碧波荡漾,长桥飞跨。看着这一切,我仿佛置身在南国的诗情画意中,心怡如酒,醉了我,也醉透艳阳三月天。

   参加这次研讨班,我有一种朝圣的感觉、圆梦的遂愿。在我的心中这个研讨班就是《安徽文学》的圣地。果不其然,来自全省各地和外省的近百名作家、文艺评论家、文学爱好者,汇聚一堂。诚可谓群贤毕至,高朋满座。“首届《安徽文学》文学创作研讨班”的醒目会标以及欢迎标语和安徽文学成群结队的大家新秀,把渔村装扮的气氛热烈,生机盎然。《安徽文学》主编倪和平是这次活动的主帅。研讨班上,大师孙叙伦、段儒东、唐先田,编辑部的李国彬、孔阳、何冰凌等全部到会。他(她)们先后在研讨班上授课。其厚重的选题、精辟的讲稿、铿锵的语言、充满了磁性,无不使我凝神细听,回味无穷。孙叙伦老师身体伟岸,他演讲的是《百年诺贝尔奖》和《西方文学简介》,演讲中慢条斯理、抑扬顿挫、张驰有序;段儒东老师沉稳大度,他演讲的《小说创作态势》,分析,精辟入里,总结,全面到位;唐先田老师清瘦机敏,他演讲的《散文之美》,旁征博引,洋洋洒洒;倪和平老师平易近人,热情谦和,她演讲的《我看好看的小说》,把好看小说的要素、写法、忌讳,分析得有条有理,令人叹服;美女作家孔阳靓丽潇洒,婉约不失阳刚,她讲解的《后现实主义》,见解独到,活力四射;李国彬老师是位青年才俊,他讲解的《跟小说过招》,其招式众多,招招过硬;何冰凌老师内涵丰富,沉稳大方,她演讲的《有灵魂,不一定有痛感的写作》,观点明确,论证有据;班长邱晓鸣在班里和晚会上,放荡不羁,风趣幽默;还有学员们相互赠书,相互介绍,相互敬重的姊妹之情,兄弟之约,无不在我的脑海中定格成像,铭记在心。这仿佛是场梦,实际不是梦!

   讨班仅仅六天时间。尽管时间短暂,我还没有来得及认识所有的学员就匆匆而别,但我的梦圆了,太平湖的水绿了,朋友多了。

   至今想起太平湖,我依然没有走出美丽的梦!

隐藏收缩在线客服